• <span id='d5dce'></span>

      <code id='d5dce'><strong id='d5dce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  <ins id='d5dce'></ins>
        <i id='d5dce'><div id='d5dce'><ins id='d5dce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1. <tr id='d5dce'><strong id='d5dce'></strong><small id='d5dce'></small><button id='d5dce'></button><li id='d5dce'><noscript id='d5dce'><big id='d5dce'></big><dt id='d5dce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d5dce'><table id='d5dce'><blockquote id='d5dce'><tbody id='d5dce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d5dce'></u><kbd id='d5dce'><kbd id='d5dce'></kbd></kbd>
      2. <dl id='d5dce'></dl>
        <acronym id='d5dce'><em id='d5dce'></em><td id='d5dce'><div id='d5dce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d5dce'><big id='d5dce'><big id='d5dce'></big><legend id='d5dce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<fieldset id='d5dce'></fieldset>
          1. <i id='d5dce'></i>

            觀後感丨《國土安全》S8E3:誰是敵人,誰是朋友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22

            直到第三集,《國土安全》最終季的各方勢力才算依次亮相,這場大戲的規模和跨度,在該劇歷史上是前所未有的,值得期待。

            隻不過,許多角色的真實目的還尚未可知,劇內劇外的人們,仍然處在“敵我難辨”的狀態中。

            少壯VS老郎

            索爾極力否認自己企圖刺殺哈卡尼,稍微想想就該明白不是美國所為。

            哈卡尼心裡確實咬不準,這才能把索爾的話聽進去——況且,他身邊的親信同樣知道自己的行蹤,比如哈卡尼的兒子賈拉勒。

            的確是賈拉勒泄露瞭哈卡尼行蹤,刺殺行動也確實是ISI做的,因為塔斯尼姆都已在和賈拉勒談論今後如何掌握塔利班瞭。

            正如塔斯尼姆和他父親相談那樣,阿富汗戰爭的戰火燒瞭那麼多年,美國和塔利班(還有孱弱的阿富汗政府)想繞開巴基斯坦,單方面進行和談是絕不能接受的,為此,他們完全可以助力一個塔利班少壯派領導人上臺。

            無奈,年輕的賈拉勒還不是一個強大的戰士:一得知父親還活著就慌瞭,一聽到父親讓他去白沙瓦就愁瞭。

            塔斯尼姆看中的是賈拉勒的未來——至於眼下這關,隻要向哈卡尼說個謊就行瞭嘛。

            然而賈拉勒並不是個會撒謊的人。哈卡尼剛見到兒子時願意開誠佈公,賈拉勒卻老往索爾身上潑臟水……

            哈卡尼嗅到瞭兒子身上的緊張,領袖的理性,驅使他必須試一試賈拉勒。

            辦法很簡單,哈卡尼僅僅是派手下用半真半假的話詐瞭一番,賈拉勒就原形畢露瞭:他把塔斯尼姆教給自己的話忘瞭個幹凈,立馬慌不擇路地打電話求助。

            瞬間入套,連起碼的反偵察意識都沒有,看來賈拉勒除瞭不夠堅強,經驗和意志也都很欠缺。

            明白真相的哈卡尼釋放瞭索爾,一個人蕭瑟地走進瞭夜色中……索爾追上瞭他,兩人一起眺望瞭遠處看不到的巴東拜,那是哈卡尼在阿富汗回不去的故鄉。

            哈卡尼告知索爾,是賈拉勒——自己僅剩的小兒子——背叛瞭他,此時的哈卡尼更像是個心慈手軟、厭倦俗世的老者,哪還有絲毫“聖戰士”的狂浪。

            心灰意冷的哈卡尼甚至有意退位,索爾在這個時候挺瞭他一把:如果你真想得到平靜,那就守好自己的崗位,促成和談。

            一個美國間諜和一個塔利班頭目,一起站在開伯爾山口直至黎明降臨,此時此刻,“讓戰火離開腳下這片土地”,是兩位老兵共同的心願。

            接下去,就是哈卡尼公開處置“叛徒”的時刻瞭,在父親的槍口下,賈拉勒終於吐露瞭心聲:你現在隻是個疲倦茫然的老糊塗,否則不會與美國人和談。

            賈拉勒這番話可不是簡單的狡辯,而是在公開場合挑戰首領的權威瞭,所有人都看著哈卡尼如何應對,因為這也是大傢共有的疑問。

            此時此刻,哈卡尼必須把他的理由說出來:沒錯,我們確實勢力龐大,可以繼續熬下去,我們永遠不會輸掉這場戰爭……但同樣的,我們也永遠贏不瞭。

            塔利班和美國有著不同的困境,卻有著相似的苦惱……哈卡尼已經看明白瞭,阿富汗戰爭(的直接參與者)沒有贏傢。

            哈卡尼已經失去瞭自己的“銳氣”,他希望兒子能理解他、支持他,隻是賈拉勒仍不願承認自己背叛的事實,再次打瞭父親首領的臉面。

            哈卡尼終歸沒忍心開槍,而是驅逐瞭他——一頭厭倦血腥殺戮、暮氣沉沉的衰虎,自然也失去瞭食子的狠辣。

            隨後,兩位老人面對面談起瞭和談細節,索爾拋出的條件聽上去不錯,塔利班成員能恢復正常身份,可以在政府中謀得一官半職,但相應的,他們得切斷與巴基斯坦所有聯系。

            如今的哈卡尼,對索爾許諾的權勢、金錢、名聲都不太在意瞭(況且沒得到之前都是空頭支票),他隻想回到傢鄉、落葉歸根。

            索爾同意瞭。哈卡尼也是個痛快人,既然如此那就達成共識,之後隻要確保雙方都能守信即可。

            在此之前,哈卡尼並不確信能“和談”成功,現在真走到瞭這一步,他反而開始後悔,一時心軟留下的兒子會成為隱患。

            哈卡尼的擔憂是對的,狼狽不堪的賈拉勒很快被塔斯尼姆接走瞭——從他心驚膽戰的樣子來看,賈拉勒恐怕很難成為一個獨立自主的塔利班領導人,而是更容易成為ISI的傀儡。

            對塔斯尼姆來說,這樣也許更好。

            順便說一句,麥克斯在軍營裡已經成為充滿玄學色彩的“幸運符”瞭,大兵們為瞭獲得好運無所不用其極,麥克斯就差拔刀瞭……上司索爾“失而復得”後,麥克斯滿以為可以離開這個鬼地方,結果又被風暴滯留瞭下來。

            很好奇接下去麥克斯的戲份會如何展開……特別是最迷信的大兵索托,估計將會遭遇一次“信仰危機”吧。

            副職VS正職

            伊麗莎白·基恩引咎辭職後,前任副總統沃納成為瞭新總統,他用人不疑,沿用瞭不少“前朝舊臣”,這其中就包括幕僚長大衛。

            在討論索爾被抓一事前,出去“浪”瞭幾天剛回來的副總統本·海斯,向大衛講起瞭自己的“看球賽”經歷,弄得大衛滿不是滋味……

            沃納到場談起正事時,海斯第一句話不是考慮如何營救,而是抱怨當前政府總替索爾收拾爛攤子,他們應該盡早開除這位安全顧問,畢竟是前任總統留下來的人。

            言者有心,聽者有意……任誰都聞得出來海斯言語中的不敬,尤其是同為“舊臣”的大衛。

            等索爾被釋放後,沃納讓大衛跟進和談條款時,大衛提起瞭更令他擔憂的事:副總統正在挑戰你的權威,並試圖自己上位。

            畢竟在《國土安全》的平行世界中,沃納成為總統的路子不是很“正”,對手黨派的人成為副總統也開瞭先例,再發生什麼新鮮事都不奇怪。

            海斯已經向大衛“示威”過瞭,前幾天他就在和金主們碰面,為自己拉選舉資金,還想提前進行州選舉……這樣的人,不得不防。

            從上一季沃納的表現來看,他是一個相當正直、包容的人,也比較“理想化”……大衛認可他的初衷和努力,但總統的這份善意,不能被海斯之類的人利用來攻伐。

            話說到這個份上,沃納總算上心瞭——要是還不當回事,他就是個傻白甜瞭。

            寥寥幾幕便已反映出,在白宮內部也不是鐵板一塊,這出“宮鬥戲”恐怕也會與阿富汗前線的局勢掛鉤,之後的“混亂”將會更加熱鬧。

            敵特VS內奸

            本集最值得玩味的,當屬卡莉和葉甫根尼的“愛恨糾葛”。

            再次相遇後,卡莉開始變本加厲地回想遺忘的記憶,她似乎對葉甫根尼很是依賴……在沒搞清楚之前,她是不會離開阿富汗的。

            完成專項任務後想賴著不走,必須給出足夠的理由,卡莉倒沒隱瞞(也沒法隱瞞),直接對麥克明說“葉甫根尼在喀佈爾,他可以被招募。”

            麥克答應不把前兩次碰面的事上報,就算給卡莉面子瞭,卡莉還希望“不等總部批示,便宜行事”顯然有些得寸進尺……無奈“策反俄軍情局骨幹”的誘惑實在太大,麥克還是決定再縱容卡莉一回。

            至於麥克沒把索爾被抓的事向卡莉說明,應該隻是正常的權限級別避嫌,不必聯想太多。

            卡莉很快收到瞭下次見面的時間和地點,關於“派怎樣的後援”這個問題,她和麥克又起瞭沖突,卡莉害怕嚇走葉甫根尼,麥克則擔心接頭有鬼。

            詹娜沒答應幫麥克去偷放竊聽器,但她個人很樂意去和卡莉聊幾句。

            在接下去“套近乎”的對話中,卡莉坦白瞭自己的真實想法:葉甫根尼不會隨便叛變。

            仔細品一下會發現,卡莉的話語中有許多自相矛盾的地方,她在意識到詹娜可能來刺探自己的情況下,依然說瞭許多似是而非的話:

            在喀佈爾碰面之前,她隻見過葉甫根尼“3次”,照理來說他會想盡辦法抹黑自己,如此費盡心機與他聯絡,也許是想證明自己猜錯瞭。

            盡管卡莉把話圓回來瞭,但我相信,她心裡肯定有“想搞清楚這7個月發生瞭什麼”的動機。

            在約好的清真寺外,直到音墻那兒的噪聲幹擾監聽器時,晚瞭半小時的葉甫根尼才姍姍來遲,他還帶著卡莉去瞭噴泉水池邊,為防監聽加瞭雙保險。

            相比起麥克的捉急,詹娜卻很佩服老間諜前輩們的手段……我越來越相信,她隻是個可愛的萌新瞭。

            卡莉和葉甫根尼剛說上話時,依然沒有講什麼實質性的東西,尤其是葉甫根尼,一會兒“抱歉把你留在精神病院”,一會兒“我不認識(線人)羅尚”,他的口吻和之前一樣:你不記得瞭?

            在對方引導下,卡莉的記憶漸漸清晰瞭起來,他確實救過上吊自殺的自己,也陪自己在精神病院旁的樺樹林裡漫步過……他們相處的次數和時間,絕對比卡莉所想的要長。

            即便如此,卡莉還是不願相信自己曾和葉甫根尼“深度交心”過,直到對方說出“你曾想溺死女兒弗蘭妮”的隱秘。

            所以說,卡莉在俄羅斯期間絕對被毛子扒幹凈瞭,葉甫根尼扮演的是“拯救卡莉”的角色——他現在與卡莉接觸,肯定不是想投靠美國,而是想喚醒“沉睡特工”。

            從之後卡莉的表現來看,她依然是個兢兢業業的CIA探員,在沃納、索爾、大衛面前給出瞭自己的建議:希望美國總統來阿富汗前線,親自慰問軍隊。

            這確實一個能讓大傢迅速接受、信服“和談”結果的好辦法……但與此同時,這也可能導致讓總統以身犯險,讓美國政府更加難堪。

            在與葉甫根尼分別後,卡莉消失瞭90多分鐘才回到CIA大樓,回來她又開始滿嘴跑火車,直言“葉甫根尼自覺懷才不遇,真有可能被招募”,這明顯是睜眼說瞎話。

            猜想一:卡莉主觀上成瞭內奸(可能性低);

            猜想二:為瞭繼續留在喀佈爾,卡莉拼命表示自己有“釣到葉甫根尼”的高價值(可能性高);

            猜想三:卡莉自以為使出瞭緩兵之計,其實她正在按某些人的預想,客觀上一步一步向“內奸”滑去……(可能性更高)

            無論怎樣,馬上又要上演一番雞飛狗跳瞭。

            【也歡迎關註我的公號“有愛評論區”。】